当前位置:幸运88 > 新闻资讯 > 正文

逾33亿再买石英岩矿,福莱特跑马圈地背后
时间:2022-07-15   作者:admin  点击数:

新能源汽车的爆火,让锂矿成为了“紧俏货”,一众锂电相关企业满世界收购锂矿。与之类似,光伏行业的蓬勃发展,也让产业链上的石英砂矿成为众多企业追逐热点。

7月6日,福莱特(601865.SZ)$ 发布公告称,7月5日,公司全资子公司安福玻璃以人民币33.80亿元报价竞得“安徽省凤阳县灵山-木屐山矿区新13号段玻璃用石英岩矿”采矿权。

根据滁州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官网数据,该矿山的玻璃用石英岩矿(探明+控制+推断)资源量高达11700.5万吨,设计开采规模为630万吨/年,其中玻璃用石英岩500万吨/年,原岩130万吨/年。

这是光伏玻璃龙头福莱特年内又一次对石英岩矿出手。2022年2月,福莱特宣布完成收购三力矿业和大华矿业的全部股权,二者石英砂探明储量分别为2084.3万吨和3744.5万吨。加上其此前拥有安徽凤阳玻璃用石英岩矿7号段采矿权约1800万吨储量,福莱特当下拥有近两亿吨石英砂矿资源储量。

贝壳财经注意到,信义光能、旗滨集团、南玻A近年来同样在布局国内石英砂矿。在福莱特宣布竞得采矿权过去仅仅两日,南玻A公告称,其合资公司以9.3亿元竞得凤阳县灵山-木屐山矿另一号段石英砂矿采矿权。

这背后是龙头光伏玻璃企业通过布局原材料进一步降低成本的算盘,这或将让他们在行业的洗牌中立于不败之地。

一手扩产、一手买矿

福莱特跑马圈地背后:天然超白石英砂较为稀缺

福莱特玻璃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 年,并于2015年11月和2019年2月分别在香港联交所和上交所上市。

2006年,福莱特首次涉足光伏玻璃产业。现如今已成为中国最大的光伏玻璃原片制造商之一。截至 2021 年,公司在全球光伏玻璃产业市占率24%,与信义玻璃(0868.HK)合计市占率超过50%,一道奠定了全球光伏玻璃行业的双寡头格局。

业绩上,2021年,公司实现营收87.1亿元,同比增长39.2%;同期实现归母净利润21.3亿元,同比增长30.2%。其中,来自光伏玻璃业务的营收为71.2亿元,贡献了公司总营收的81.7%,光伏玻璃无疑是公司最主要的产品。

受益于光伏行业东风带来的光伏玻璃需求增加,福莱特近年来大肆扩产。

根据公司今年3月披露的2021年年报,2021年末,公司总产能为12200吨/天,预计2022年还将释放7座1200吨/天的光伏玻璃产能。据此计算,2022年公司预计产能将达到20600吨/天。

6月1日,福莱特再次披露公告称,公司拟定增募资不超过60亿元,用于新建三座光伏玻璃项目。三座光伏玻璃项目顺利达产后,预计将释放9条窑炉熔化能力为1200吨/天的光伏玻璃生产线。年均新增利润9.24亿元。

这无疑会对上游石英砂矿产生巨大需求。由于光伏玻璃需使用透光率更高的超白玻璃,其要求原料使用超白石英砂矿。然而由于天然超白石英砂较为稀缺,国内仅有安徽凤阳、湖南、广东河源、广西和海南等少数地区存在这种砂矿资源,因此行业天然垄断的属性较强。

贝壳财经注意到,虽然福莱特于2011年即锁定安徽凤阳县石英岩矿7号矿段的矿砂资源,储量1800万吨,但经多年的开采运营,上述矿山可开采量逐年减少,公司现有矿山储量有限。

2021年,福莱特又开始着手大手笔布局石英砂矿。当年10月27日,福莱特公告称,公司拟以36.5亿元价格拿下购位于凤阳的三力矿业和大华矿业的全部股权,二者具备两宗合计240万吨/年的石英砂矿供应能力,次年2月份,该收购计划最终完成。此次福莱特通过拍卖竞购的石英砂矿山的同样位于安徽凤阳。

光伏玻璃产能过剩或引发价格战

头部企业加码布局石英砂矿或为降成本

不仅仅是福莱特,多家一二线光伏玻璃企业宣布产能扩张计划。

6月10日,亚玛顿宣布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,收购凤阳硅谷100%股权,交易作价25亿元。据了解,凤阳硅谷拥有3座日熔量650吨的光伏玻璃原片生产窑炉,原属于行业第二梯队企业。

更早之前,信义光能计划于2022年新增8条日熔量各为1000吨产线,其中四条位于江苏省张家港,另外四条位于安徽省芜湖。这八条新线中,三条及五条线预计将分别于上半年及下半年投入运作。全年产量增长33.1%至565万吨。

此外,旗滨集团、南玻A、德力股份等均有新建产能。这其中,较为值得一提的是旗滨集团。6月21日,旗滨集团发布公告称,公司拟使用自有资金90000万元人民币对全资子公司郴州光伏进行增资, 持续推进光伏玻璃产线建设,加快光伏玻璃产业布局。

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,得益于双玻组件渗透率提升,采用优质浮法玻璃制造路线的旗滨集团产能迅速增加,2021年末市占率已高达6%。

头部企业加码扩产的底气来自于旺盛的终端需求。

据CPIA预测,“十四五”期间,全球光伏年均新增装机或将超过220GW。然而多位行业分析师指出,由于行业扩产太快,国内光伏玻璃产能将可预见处于过剩状态。

东亚前海证券分析师段小虎认为,在不考虑停修停产和产能复产情况下,2022/2023 年底光伏玻璃在产产能将达到2084/2773万吨,而年内总需求为1334/1515万吨,光伏玻璃名义产能供给过剩。

中信建投、工银投行发布的行业研究报告则显示,依据全国各省陆续召开的光伏玻璃生产线项目听证会资料,2022年至2026年光伏玻璃产能将迅速扩张,2026年全国产能将达36万吨/天,是2021年产能规模的8倍左右。2022年下半年后光伏玻璃或将出现整体产能过剩,2022年至2023年行业将进入价格竞争阶段。

中信建投研报数据还显示,当前光伏玻璃处于低位水平,3.2mm光伏玻璃价格约 28.5元/平方米,2.0mm光伏玻璃价格约22元/平方米。而目前的价格已经接近二线企业盈亏平衡点。若后续产能过剩带来的价格进一步下滑,二三线企业无疑将产生亏损。

中泰证券分析师孙颖认为,龙头企业通过布局原材料有利于进一步降低原材料成本。而得益于成本优势,未来头部企业的市占率将进一步提升。

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,除福莱特以外,信义光能、旗滨集团、南玻A近年来同样布局国内石英砂矿。

2020年信义光能在广西北海投产超白砂矿,其石英砂矿资源量815.03万吨。

行业新军旗滨集团2021年4月公告称,于湖南资兴建设年产57.6万吨的超白石英砂生产基地,并拟在湖南省资兴市取得石英砂采矿权。后又今年4月6日,旗滨集团宣布云南昭通投资10.8亿元建设光伏玻璃配套石英砂生产基地。

距离福莱特宣布竞得采矿权过去仅仅两日,2022年7月8日,南玻A公告称,其合资公司安徽南玻硅谷明都矿业发展有限公司于2022年7月1日在滁州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以公开竞价方式最终以9.3亿元竞得安徽省凤阳县灵山-木屐山矿区新16号段玻璃用石英岩矿采矿权,该采矿权拟出让年限15年(含基建期6个月)。

这或将让他们在未来行业洗牌中立于不败之地。

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彭硕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柳宝庆

    热点文章

    最新发布

    友情链接

    幸运88平台,幸运88官网,幸运88网址,幸运88下载,幸运88app,幸运88开户,幸运88投注,幸运88购彩,幸运88注册,幸运88登录,幸运88邀请码,幸运88技巧,幸运88手机版,幸运88靠谱吗,幸运88走势图,幸运88开奖结果